一顿吃三天

专精烹饪,爱啃小甜饼

追逐者

我是一个伪装成Alpha的omega。

我叫安迷修,是一个从小奉行骑士精神的另类。

另类,是的,所有人都这么说。一个omega竟然妄想以一己之力去帮助其他的人,这在别人看来,是不可置信的事情。

除了一个人,我的心上人。

他是一个心怀广阔的男人,在我被质疑和鄙视,跑到无人的小公园偷偷伤心之时,是他鼓励我应该坚持自己的信念,贯彻到底。

那天午后的阳光炙热,他就那么突然地从树上跳下来,用着被人认为是嚣张的表情,肯定了我的信念。斑驳的光斑投射在他脸上,让他看起来格外的耀眼。

那一年他还是个小孩子,我也还是只比他大一岁的小孩子。

但是从那天起,我就坚信,如果omega的命运中注定在等待一个属于他的alpha,那他就是我一生的追寻。

追寻,是的。那是我第一次见他,也是至今为止最后一次,因为那天之后,他就消失了。

直到一个月前,我为了送一个流落在外的女士回到她原来的星球,回来的途中,恰巧经过雷王星。雷王星大街小巷的广告牌和视屏中,都在播放那张我记忆深刻的脸。

他叫雷狮,是雷王星的三皇子。我的心上人,一个无法被omega靠近的alpha。

据说雷王星的皇室为了在他的成年礼之后,替他挑选一个合适他的皇子妃,不知废了多少心思。从一开始的贵族omega小姐,到最后只要是omega,平民也可以入选。

优秀的三皇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雷王星好长一段时间都热闹地像是在办宴会。

但是所有试图接近雷狮的omega,都被冷冰冰的眼神和残酷地态度打败了,忍无可忍的雷狮甚至当众宣布,他不喜欢omega。

这件事让皇室大为动怒,限制了雷狮的行动,让他只能在家里和军校来去。而雷狮则在命令下了之后,连皇宫也没有在回去过,一直住在军校。

打探到需要的消息,我混了进去,雷狮所在的皇家军校。

当然花了一点精力,雷王星最好的军校,并不是说进就能进的。

幸运的是,因为年纪渐渐长大,我每次出门都会稳妥地带上抑制剂。那是师父留给我的,效果很好,在抑制剂的有效期内,就算是军校先进的设备也检查不出问题。

入校的第二天,我正在想办法,如何才能不着痕迹地接近雷狮,没想到他主动来找我搭话了。

“你就是让学院破格招收的插班生?”雷狮单手撑在我的课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和七年前初遇时相比,我欣喜地发现,他的眼神没有发生一点改变,依然闪烁着璀璨的星光。

“来训练室,让我看看备受推崇的新人,有没有相应的价值。”雷狮说完转身就走了,他似乎并不在意有没有人追上去。

即使没有,对他来说也不痛不痒,就是一件寻常的事情。

我打听过他的事迹,流传的最广的,就是雷狮习惯独来独往,除了他身边的堂弟,几乎没有人能接近他。

除了在训练室被打趴下,那是唯一他和别人的近距离接触。

我起身跟了上去,明明是第一次见到长大后的他,却熟悉地犹如这七年来每一次梦里的追逐。

那一场对战,一直到两人都精疲力尽,结束的时候,我没站稳踉跄了一下,听到了一声嗤笑。

有什么好笑的,你自己还不是摇摇晃晃的?

随后,我们被闻讯赶来,却一直等到对战结束来出言的教官训了一顿,还要赔偿被打坏的重力墙壁,大概是我一年的伙食费。

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值。

因为那天晚上,我的室友换了人,雷狮变成了我的新室友。

时间过得很快,三个月很快过去,我和雷狮已经是形影不离的好搭档了。在这期间,我的厨艺突飞猛涨,不管是三餐还是甜点,都被评价为‘可以直接开店出售’了。

我和雷狮的对战也一直在进行,各有胜负。只有在饭桌上,我是全面制胜。对于连速食都会煮坏锅子的皇子殿下,在烹饪上我有十足的自信。

“雷狮,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你想吃哪种口味的蛋糕?”为了这一天,我最近一直在练习做蛋糕的技术。在试验品得到卡米尔的双手点赞之后,已经有自信任何一种口味都不在话下。

雷狮啧了一声,露出一点麻烦的神情:“皇室准备了生日宴,那天我得回皇宫。你要一起吗?不过会很无聊。”

“是这样,我去。”不能和雷狮一起庆祝他的生日,有些失望,不过皇室是他的家,和家人一起过生日也是应该的。而且我可以带上一小块蛋糕,当做饭后甜点,他应该不会拒绝。

三皇子的生日宴会,举办地很隆重,杯盏交错,五光十色。

如果没有那么多小姐姐围绕着雷狮,场面看上去要赏心悦目得多。

“安迷修,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值得吗?”卡米尔的身份在皇室有些尴尬,他并没有被介绍给客人,而是一直一个人呆在角落,默默地吃甜点。

“什么?”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我有些奇怪。还想要询问,却听到一声剧烈的爆破声响起。

就在宴会的中心,皇室所站的位置。

“雷狮!”我跳起来赶过去,没看到身后的卡米尔并没有动,帽檐下的眼睛被遮住了大半,看不清究竟是什么神色。

雷狮没有受伤,受伤的是他对面的敌人。

“黑炎星对雷王星图谋不轨,你们真以为雷王星都是傻子吗,连这点都没注意到?”雷狮嘴角上挑:“假装皇子妃混进候选人当中,这种行为被识破以后,就叫做自投罗网!”

他的笑如同他的人一样张扬:“谢谢你们的厚礼,我将奉上雷王星最坚固的牢狱,来作为我的谢礼!”

首脑被控制住,黑炎星的入侵者乱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在雷王星的将士攻击之下,很快被压制住。

然而混战之中,宴会厅已经一片狼藉,最重要的是,雷狮又消失了。

为什么我要说又?

一股莫名的不安涌上心头,为了不继续再花上七年去寻找,这一次我必须做出更好的选择。

在皇室的偏殿,雷狮告诉过我的花园,百花齐放的花园中间,停放着一架闪闪发光的机甲。

“等等,你们这是要去哪?”还好,雷狮还没有登上机甲,而是站在机甲前,看向我。

他扬起一个肆意的大笑:“傻子骑士,你太慢了!这么明显的地方,居然花了这么久才找到。幸好还不是笨得太严重,不然就赶不上跟你道别了!”

“道别?你要去哪?”身为皇子,雷狮的指责让他只能待在雷王星。

也许是我脸上的震惊太过滑稽,也许是他今天的心情格外愉悦,雷狮这一天笑的次数比平时加起来还多。

“我要离开雷王星,刚好等到黑炎星给我制造了机会。”

雷狮揉乱了打了发胶的头发,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条长度夸张的星星头巾:“alpha的征程是整个宇宙!再见了,最后的傻子骑士,或许有一天能在星际中相遇。”

花园外响起凌乱而沉重的脚步声,有大量的士兵朝着这边快速跑过来,当先的是雷王星的太子,雷狮的兄长。

“他们在那里!快抓住他们!”军队在太子的指挥下向机甲冲过来,雷狮冷笑了一声,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快走吧,这条疯狗逮谁咬谁。”

在他抽回手臂之前,我握住了他的手:“带上我,以后每一天,都是星际中的每一场相遇。”

惊异之色在雷狮眼中一闪而过,他看了一眼即将冲到面前的雷王星军队,用力拉住我,跳进了机甲。

千钧一发,机甲赶在军队到达的前一刻启动,一道刺眼的光芒在众人面前呼啸而过,等他们再睁开眼时,眼前已经是一块空地。

雷狮的机甲我见过,坐着逃跑还是第一次。

“你真的要放弃军校的学业,跟我一起去星际间流浪?”雷狮神色复杂,小声地嘀咕道:“亏我还为了让你能够顺利毕业,忍住没邀请你。”

后面的半句声音太小,除了雷狮他自己,可能别人都听不到,不过前面半句我听到了,而且能够干脆地告诉他我身体力行的答案。

“我人都上了你这条贼船,还需要给出更明确的回答吗?以后我们还会有更多的伙伴,过上更加自由的生活!”我看着眼前的alpha,这一次,一定不会再让他从我面前消失。

雷狮大笑着扑上来,像以往的每一次对战一样:“傻子骑士,你敢再说一遍,我这是哪条贼船?”

我们并没有直接离开,半道上落在一片荒原,那里站着卡米尔,和一艘真正的星际飞船。

看到卡米尔‘果然如此’眼神,我恍然大悟,宴会上卡米尔看我的眼神,原来是在询问我的决定。

可是我的决定,从一开始就没有改变过。

“安迷修,看到这么帅气的飞船看傻了吗?快点上船,我们还在被人追捕!”跨步在飞船放下来的阶梯上,雷狮回头大声的招呼我。

“马上来!”我走的每一步,都比前一步更快一些,早一点达到你身边。

并肩而行,再也不必经历分离。

因为我啊,最喜欢你了。


独裁者

老板又在盯着我看了。

        安迷修悄悄地在心里叹了口气,努力把坐姿板正得更精神一点。

        虽然他完全没有偷懒过,也不需要为此感到心虚。作为一个奉行骑士精神的绅士,全力以赴是安迷修的座右铭。

        安迷修是上个月新加入这个公司的,之前他在一家酒店工作,因为对待客人热情礼貌,得到广大好评,业绩从来没有掉下过整个酒店的前五名。

        可是在一个月前,一直经营顺畅的酒店突然宣布破产,老板将酒店盘了出去。

        新的酒店留下了一批老员工,也换上了一批新员工,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安迷修这个业绩前五竟然没有被续约。

        “很抱歉,您的服务理念与酒店的新规则不符合。”空降上任的新经理卡米尔说话彬彬有礼,但是并不能改变既定的事实。

        于是,业绩前五的安迷修失业了。

        乐观向上的安迷修并没有因此消沉,第二天就开始找新工作。

        幸运的是,他在当天就找到了新工作,就是现在这家公司。

        这是一家新开设不久的公司,员工只有十几个,但是都很有特色。

        一个叫帕洛斯的连体服男,编着一头拖把头,看过一眼就不能忘记。还有一个叫佩利的,整天都在吃外卖,从来没见他干过活。

        就是这样一家令人心生退意的公司,最后安迷修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因为老板雷狮给的薪酬待遇实在太好了。

        五险一金,包吃包住,三个月一次团体旅游,半年一次十五天休假。

        更重要的是,薪酬还是原来酒店的两倍。

        常年在酒店上班无休假,越是节假日越忙的人安迷修受不了这个诱惑,立刻就下定了决心。

        何况他觉得老板雷狮人真的很不错,对待员工尽心尽职。在听说安迷修不打算搬家,不能享受员工福利时,还一脸遗憾的样子。

        而在入职一周后,安迷修才知道,原来盘下他以前工作酒店的人就是雷狮。现在酒店是属于公司旗下的一个名目。

        “我们还真是有缘。”雷狮在听完安迷修的惊讶之后,勾起了一点唇角的弧度:“其实不止这个,我看了你的求职信,我们还是校友。”

        “真的吗?那真是太巧了。”安迷修盯着雷狮的脸回想了一下,似乎没有什么印象:“抱歉,我当时忙着打工和学生会的事,忽略了很多身边的同学。”

        雷狮笑了起来,他原本就长得英俊,安迷修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像明星胜过像经营者。

        浑身自带爆棚的桀骜,犹如高贵的王子殿下。

        “你那时眼里只看得到女人,哦,你现在也还是,听说你毕业后去酒店干活,也是因为能服务更多的女性。”

        雷狮微微后仰,靠在宽大的椅背上:“你不认识我也正常,我们不是同一届,我比你小一岁。”

        “原来是这样。”雷狮竟然是学弟,这个发现让安迷修吃了一惊,不过他觉得现在应该先澄清一下自己的清白:“关爱女士是贯彻骑士精神,但我并没有抱着这种目的去接近女士。”

        雷狮抱着双臂,挑起一边眉毛:“看来是我误会了,谣言果然是不可信。”

        见雷狮愿意相信自己,安迷修松了口气,他经常被人这样误会,但是不知为何,尤其不想被雷狮误会。

        误会澄清之后,加上又得知两人是校友,安迷修和雷狮的感情迅速熟悉了起来,一个月后的现在,他们已经是可以下班去对方家里喝一杯的关系。

        对于雷狮,安迷修觉得基本挑不出毛病。年轻有为,气质出众,天生的领导者。只是有一个毛病,他似乎经常盯着员工,像是在监督工作进度。

        安迷修不讨厌规则,但这并不就是说明他愿意时时刻刻被规则盯着。哪怕那人是雷狮。

        “晚上去我那喝一杯,我拿到了上好的西班牙火腿,正好当下酒菜。”

        下班时,雷狮照例过来预定安迷修的下班时间。安迷修照例同意了,而且今天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向雷狮抗议整天被盯着进度,会造成员工不必要的心里负担。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在回家喝到半醺,安迷修看气氛不错,提出久藏在心的建议之后,雷狮的表情变得很微妙。

        在一瞬间,安迷修汗毛倒竖,感到了危险的气息,感觉下一秒雷狮就会跳起来暴力攻击。

        “这只是我的一个小建议,但你是老板,决定权在你。”安迷修在心里退了一步,他觉得比起现在的压迫力,上班时那点盯梢简直不堪一击。

        雷狮眼神复杂地看着安迷修,半晌,直盯得安迷修僵硬起来,他才一字一顿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安迷修,我有时候真想打爆你那愚蠢的脑袋。”

        看看那里面究竟装了什么?……有没有一点点位置装的是有关我的是?

        “至于这么生气吗?”安迷修很是不解,却又莫名地看到雷狮泛红的眼眶很……不安?

        即使让那双深邃如同星空的眼眸泛红的,不是泪水,而是怒气。

        “嘿,我说,你要是不愿意,可以继续保持这个习惯,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安迷修伸手轻拍雷狮的肩膀,试图缓解气氛。

        在安迷修触碰到雷狮的瞬间,手腕猛地被抓住,一阵天旋地转,安迷修眼前看到的场景变成了天花板。

        以及,深深凝视着安迷修的雷狮。

        “你就是个傻子,安迷修。”

        雷狮身上的酒气混合着他热度惊人的体温,隔着夏季薄薄的衣物源源不断地传递到安迷修身上,明明酒量很好的安迷修觉得有些眩晕。

        “你喝醉了,快起来。”安迷修心底的不安不断扩大,直觉的神经在脑子里绷紧,大声告诫他赶快离开。

        但是他的推拒动作,在将手放在雷狮肩上之后就停止了。

        因为他听见雷狮在他耳边说:“傻子安迷修,老子喜欢你!”

        雷狮在说什么?安迷修只觉得每一个字他都听清了,但就是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你喝醉了。”醉鬼的话,安迷修可以当做没有听到过。

        “想逃避吗?”雷狮抓着安迷修下巴,把他的脸板正,直视着只会逃跑的骑士:“你要是没听清楚,我可以再说一遍,说到你听清为止。”

        “安迷修,我喜欢你,老子很早以前就看上你了!”雷狮低沉的声音吐字清晰,两人相距不过一拳距离,安迷修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你只是喝醉了说醉话!”安迷修喊得很大声,只有这样才能压住他剧烈跳动的心脏:“我们才认识一个月……”

        话未说完,安迷修就意识到不对。果然,他听到雷狮充满嘲笑意味的笑声,只是不知道是在嘲笑他,还是在嘲笑雷狮自己。

        “那是你,你从来没有正视我的存在,才会认为我们是初识,没有发现有人背后一直注视着你。”

        雷狮的声音带着安迷修回到大学时代,在那里,有一个安迷修从未发现的学弟,一段在忙碌工作外从未注意到的暗恋。

        最初,只是一个偶然的擦身而过,接着,是无意间看到的灿烂笑容。再然后是不由自主地接近,最后是不能言说的沉沦。

        “其实我们见过一面,”雷狮说道:“有一次下雨了,我没带伞,你从后面追上来让我拼你的伞一起走,还借了我手帕。”

        很多人都知道安迷修对女士关怀备至,只有雷狮知道,安迷修不论男女,对弱者都会伸出援手。

        “那时候我太弱了,琐事缠身,没有能力主宰自己命运,也不敢把你扯进来。”

        雷狮认真地看着安迷修,说道:“现在没人能挡在我面前,我是自由的,可以追求喜欢的人。安迷修,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还沉浸在雷狮的回忆中无法自拔的安迷修,蓦然被告白,神情恍惚。理智上,他觉得自己应该坚定地拒绝,但是不知为何,在接触到雷狮的眼神时,他又无法将拒绝的话顺利说出口。

        尤其是在刚刚听到对方多年的暗恋之后,安迷修不想再看到对方失落的眼神。

        “你让我考虑一下。”最终,安迷修只能暂时选择了拖延。

        出乎安迷修的意料,雷狮只是深沉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纠缠不休,爽快地放开了桎梏。

        两个人分坐在沙发两端,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半晌,安迷修禁受不住这诡异的气氛,站起来告辞。

        雷狮没有强留,只是坚持送他回家,告别的时候,在他背后说道:“你可以慢慢考虑,我等得起。已经等了这么多年,现在同样可以等待更长的时间。”

        与其说是离开,不如说,安迷修落荒而逃。

        在那天之后,安迷修没有来上班,雷狮盯着安迷修的空座位看了一天。 

        基于承诺,他并没有反悔,去找安迷修要答案,而是默默地等待。

        不过他等待的时间并不久,第二天,安迷修就准时出现在公司。

        “从来没有翘过班,竟然有些不习惯。”安迷修摊摊手,有些自嘲。

        这是雷狮的办公室,有着一整面墙的落地窗。

        雷狮静静地等着安迷修的最终裁决,阳光洒落在他身后,安迷修从他的迫人气势中看到了一点紧张。

       安迷修突然就释怀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我回去之后失眠了一夜,一整晚都在想关于你的事情。”

        安迷修认真地看着雷狮:“我不确定我对你的感情是否和你对我的感情一样,如果这样你也可以接受,我们可以交往试试。”

        这是安迷修目前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雷狮爽快的同意了。

        这个试试一直试到了很多年以后。

        在公司成功上市的庆功宴结束之后,雷狮和安迷修在新的大楼新的办公室举办属于他们两个人单独的庆祝。

        幽幽的烛光在夜色中摇曳,却抵不过月华的明亮如白昼,关着灯也能如常视物。

      安迷修晃着杯中的红酒,想起两人刚开始认识的兵荒马乱,忍不住想笑:“那时候你一直盯着我,我还以为是担心员工偷懒。”

       雷狮侧着身子看着他,意气风发的脸上满是愉悦的笑意。他放下玻璃酒杯,伸手将安修迷揽进怀里,在他耳边轻声承诺。

        “我只注视着你一个人。”